惠州文明网

    一步,两步,上楼梯,转弯……背着65公斤重的儿子,身高1.58米、体重55公斤、今年47岁的她经过几次休息,终于爬上了5楼家门口,把儿子放下来坐在凳子上,她掏出钥匙开门,汗水沿着脖子往下淌,后背已经浸湿。这样的一幕每天都在惠州市惠城区麦地金燕楼小区上演。7年前,儿子因为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不能走路之后,她就开始背儿子上学。7年来,瘦小的她每天这样背着儿子上楼、下楼,上学、放学,背上的孩子渐渐长成了65公斤的小伙子,成了大学生(当年参加高考分数比广东理科一本线整整高出49分,被中山大学心理系录取)。

惠州文明网

  她叫李惠云,是广东惠州市惠城区麦地金燕楼小区居民,是惠州近期的新闻人物,《东江时报》、《惠州日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惠州电视台等媒体相继报道,她与儿子陈斌被媒体和市领导称为 “惠州最美母子”,儿子陈斌被媒体称为“励志斌”,她则被网友称为“力量妈妈”。

  7年如一日背儿上下学

  2002年,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陈斌被查出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双腿渐渐发麻,无法上下楼梯。到2005年,他已经彻底无法行走。从那时候起,李惠云决定背着儿子上学,绝不让儿子因此自暴自弃,放弃学业。7年里,李惠云全职照顾儿子,丈夫一个人打工,收入很不稳定。亲戚们轮流资助,每个月给他们500元,生活就这样艰难地维持着。

  7年前,李惠云体重50公斤,陈斌35多公斤,李惠云能一口气把儿子背下5楼又背上来。随着时间推移,风霜爬满了李惠云的脸,她的身体也比以前壮实很多。7年后,李惠云55公斤,陈斌65公斤,她仍然每天背儿子上下5层楼4次,但每次都要休息四五次,一身汗出如浆,每天要换三次衣服。这份爱的坚持,最终让陈斌在妈妈背上圆了大学梦。

  夏季炎热一天汗湿三次衫

  每天早晨,李惠云5时多就起床,把早餐做好,然后帮儿子按摩四肢,每次10多分钟,这是李惠云跟医生学的。按摩结束后,她把儿子背到餐桌旁吃完早餐,然后把儿子从5楼背到楼下,坐上三轮车,送到学校。到学校后,她把儿子背到教室的座位上,自己先把三轮车骑回家,开始做家务。

  每当陈斌因为上实验课要换教室,或者要上厕所,她又骑单车赶往学校,忙完再回家。估摸着陈斌快要放学了,她就骑上三轮车去学校接儿子……每天如是反复,风雨无阻,在家和学校之间来回跑,有时候一天要往返10多次。

  惠州的夏天炎热,背儿子上下楼一趟就汗出如浆,李惠云每天至少要换3套衣服。为了不弄湿儿子的校服影响上课,她在背上垫一条大毛巾。将儿子从家里背下楼,汗水已湿透衣服,她让儿子坐在楼下等一下,自己返回家里换衣服。骑着三轮车到了学校,再背儿子上二楼教室,又是一身汗,李惠云上午回来洗一下再换一次衣服。做好中餐送到学校给儿子吃,陪儿子在学校为她母子准备的休息室午休后,再背儿子上二楼教室。下午放学接儿子回来再背上5楼,又是大汗淋淋。等一切安顿好后,她洗澡第三次换衣服。

  儿子突然重了起来,李惠云不能一口气背上或下楼,连忙用手掌和手背擦拭汗水,陈斌心疼妈妈,用妈妈背上垫的大毛巾给妈妈擦汗,李惠云用手挡了一下,说:“擦了,毛巾就湿了,你的校服也就沾湿了。”陈斌鼻子一酸,眼眶湿润地说:“妈妈,你太辛苦了!”

  到了冬天,无论天气多寒冷,李惠云只能穿一两件单衣,因为穿多了背不动儿子。当寒冷吹得妈妈有些发抖时,陈斌赶忙抱紧妈妈,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妈妈……

  气温舒适的春秋季节,雨水却又特别多,尽管三轮车上能安装雨伞,但碰上阵雨和突然暴雨,母子俩总会淋得湿透。如果是上学途中淋雨湿透,到了学校,将儿子背到休息室休息,自己返回家里换衣服和给儿子拿衣服换;如果放学回家途中淋雨湿透,到小区楼下走廊,她让儿子等一下,自己先上楼回家换衣服,再拿来干毛巾和儿子的衣服下楼,给儿子换上干衣服后再背他上楼回家。陈斌说,每当妈妈给他擦脸上雨水时,他常常感动得流泪,妈妈擦掉的不只是雨水,还有他的泪水——妈妈太好了!

  背儿子上楼速度比丈夫还快

  有一次,李惠云病了,做一个门诊小手术,要休息1个月。李惠云的丈夫请假回来照顾母子俩,干起了背儿子上学的活。第一天背儿子下楼时,由于背不习惯,腰力不够,背得较吃力。第二天,丈夫找了一个异地务工人员来背,讲好每天30元,可是才背了一天,异地务工人员就不干了,加钱也不愿意,说陈斌太沉了,背不动。没办法,丈夫还得自己背,李惠云撑着虚弱的身体在后面帮忙扶一把儿子的屁股就上去了。

  为了不影响丈夫打工,李惠云休息了半个月、病还未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又开始背儿子上学了。看到妻子背儿子上楼比自己快,丈夫在后面佩服不已,回到家摸李惠云的手臂,发现粗壮了。一称,果然比以前重了15公斤。“难怪你背儿子不吃力!”丈夫感叹说。李惠云却说:“背习惯了就不觉得重了。农村人担柴、担谷、挑水都这样,习惯就不难了。”

  而陈斌却意味深长地说:“爸爸背我较吃力,我们班上最有力气的同学也背不动我。我要上厕所,叫这个同学背,他背了一次相当吃力。从那时起,我实在忍不住要上厕所了,就打电话叫妈妈来背。妈妈背得动我,那是一种母爱的力量在爆发!”

  在李惠云心目中,圆儿子的读书梦是最重要的事,她自己也早作好了准备。“陈斌去读大学,我也会跟着去,在学校附近租个房,继续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