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县文明办主任 耿涛

  晨起,妻问我:为什么年味感觉越来越淡呢?其实,越来越多的人都在作此感叹。作为中国人视为排名第一的传统节日,怎么就觉得淡然寡味了呢?

  西方的圣诞节有物质需求的要素,但主要是精神层面的需求。而中国人过年,原本也是以精神层面的要素为主,比如祭祀祖先以慎终追远,笼络族人;迎神赛社以敬神娱人,祈祷丰年;到了元宵节,以挂灯赏灯猜灯谜为主体的文化活动,将节日气氛推至高潮,成为全民狂欢节,金吾不禁夜,元宵之夜也成为那时候的青年男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情人节了。

  也许是中国人贫困时间太长的缘故吧,随着历史的发展,人们赋予了春节越来越多的物质元素,穿新衣、戴新帽、吃饺子、年夜饭、压岁钱这可能已经成为最为标志的过年符号。当贫困的时候,物质的满足就是幸福,中国老百姓苦了几千年,已经渐渐习惯于把快乐和幸福寄托在物质需求的满足上,多年前新闻节目要表现人民幸福,镜头里面表现的就是百姓一五一十地数钞票。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当我们的腰包慢慢鼓了起来,物质的需求已经可以基本满足,我们肯定会发现,原来总在盼着念着的,基于物质需求得到满足的春节,已经没有了味道。

  年味从何而来?我想,既然是传统节日,首先还是要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我们需要唤醒春节这个传统节日所包含的优秀传统文化因素并能够赋予新的时代文化内涵。让物质需求的满足退居二线,让精神文化需求的满足成为主角。这样才能让年味慢慢回归。

  以前进入腊月,过了“腊八”,人们就要开始采购年货。现在,年货无需囤积,超市菜市供应充足,省去了赶年集备年货的时间。这段时间各村各社区是不是应该组织家家户户参与,来评评村里的或者家属院里的文明家庭、卫生家庭、诚信家庭等等?评出来选出来,就在大年初一敲锣打鼓的表彰一下,在互评中促进了互信互帮。

  除夕,以前都要到祖先坟前烧纸祭拜,以示怀念,慎终追远,在家族祭祖之后家家团聚吃年夜饭。现在乡村还有祖坟可上,城市里就困难了。我们能不能利用除夕夜吃团圆饭的时间,搞一个家庭追思会和展望会?追思一下家族的血脉传承、家族历史,讨论一下家风家训,说说过去一年的成功失败、经验教训、酸甜苦辣,一起商量一下来年的目标和想法。

  春节走亲戚,本来就是为了加强血缘亲戚的沟通融合,增强互帮互助。而随着社会发展,乡土中国的逐渐瓦解,“血亲”关系越来越弱化。有人就感叹,说亲戚不如朋友。那么,能不能趁着春节走亲戚,敞开心怀,主动增强与亲戚的感情沟通,争取把亲戚变成朋友呢?

  春节期间,大部分家庭都能得到短暂的团圆。是不是能够让把全民资源圈占成旅游景区的各个旅游景点让利于民,免费或者半价,让一家子能够一起出去走走看看逛逛玩玩,把春节变成一个家庭旅游节?

  古时元宵节观赏花灯猜灯谜本就是用娱乐的形式传递封建社会主流文化。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恢复利用传统形式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优秀文化的消费和引导?不光是组织灯展、猜灯谜,还要低价甚至免费开展优秀电影展播、优秀戏曲展演、美术展、传统工艺展,组织锣鼓社火等传统文化艺术比赛展示,或者引导支持开展民间祭赛活动,并和老百姓一起剔除其中迷信的成分,把春节到元宵节期间变成全民的优秀文化狂欢节。

  元宵节的夜晚,本就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古时,青年男女借此机会约会。现在,西方情人节也入驻中国,而且时间基本在春节至元宵节之间。我们能不能让青年男女也能熟悉我们自己的情人节?让热恋的男女青年在短短的时间过中西两次不同文化背景的情人节,让他们在两个情人节中感受不同的爱情婚恋文化,岂不正好?

  我们的春节如果真正能够成为和睦邻里节、家风追思节、家庭旅游节、文化狂欢节和中西情人节,我想年味一定会来的,而且会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