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户县天桥镇焦家庄村有位老人叫张怀远,曾是天桥周边地域的风云人物。可近几年,备受村民关注和赞誉的重点却渐渐的转移到老人的儿媳周玉琴身上,这是咋回事呢?

  张怀远老人今年84岁,一生为人豪爽,直言快语,办事钉是钉,卯是卯,凭着那股子认真劲儿,由解放初的村农会主任当到党支部书记,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天桥公社党委委员,先后参与并负责全社的园田规划、创建中学、治理涝河及管理乡办企业等工作,40余载干部生涯,赢得良好的口碑。

  周玉琴,1951年5月8日出生。1967年,周玉琴嫁到张家,尊敬公婆,友善姊妹,虽家境一般,但一家人过得亲亲热热和和睦睦,村里人说:“老书记一生为乡亲们操劳,才积下这个好儿媳,好人才有好报应。”

  老天也有不公的时候。20年前,玉琴的婆婆患病医治无效,早早离开了人世。十三年前,玉琴的丈夫又染上顽疾。眼看着两个儿女要升学,父亲的衰老和家庭经济的窘迫,无奈的丈夫竟寻了短见,家里雪上加霜,还是三个出嫁的姊妹帮着凑钱办理了后事。玉琴心如刀绞,痛不欲生,但更令她痛心的是,由于老伴离去留下的孤独、儿子早逝带来的创伤,一向乐观豁达的公公身体和内心深处发生了急剧改变,先是血压升高,再是双耳失聪,连性格也焦躁、怪僻起来。玉琴端来的饭转着圈儿就是不吃,玉琴要给换衣服硬是不脱,反而打人骂人,或者用剪刀将衣服剪破,买牙膏一次就抱回十七盒,还一度天天都要去二里之遥的水北滩刮胡子,更令人无奈的是每遇玉琴外出,张老就关上大门和厦门并搬来砖头堵在里面......。乡亲们叹息 :“咱老书记好好的一个人,咋成这样了!屋里,就剩下翁媳二人,这日子可咋熬呀!”

  村里乡亲们的安慰,老人往昔为集体事业呕心沥血的一点一滴,更增强了玉琴对长辈的敬慕和同情,她一腔苦愁埋在心底,强作笑颜,决心让变得痴呆的老人过一个安逸、舒适的晚年。老人大小便失常,她及时擦洗,衣服被褥脏了更是及时更换拆洗。多年来,房子竟没有一点异味;一日三餐变着法子尽量让老人吃的可口;有时老人半夜要吃饭,玉琴总是闻声而起,不厌其烦;老人每次要刮胡子,她都顺着性子往返陪护;老人给她关门叫不开,就耐着性子借邻家梯子翻墙进屋,时间长了,干脆专门做了个梯子作为回家的途径。地里的农活要做,老人的疾病要医,儿女升学要钱,周玉琴默默支撑,跑遍亲戚家借钱,但无论事大事小,保证老人每顿吃饭一点不马虎。近两年来,张玉怀老人彻底躺在炕上不能动了,玉琴更是搀倒扶起,擦屎端尿,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如今周玉琴的儿子大学毕业,在北京有了工作,为她减轻了部分经济负担,但小孙子都五岁了,作为奶奶的她,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不能离家半步去外地照看孙子,为此她只能心存内疚,但无怨无悔!

  如今,周玉琴一如既往的尊老敬老,没有松劲儿。老公公卧床几年,精神却日渐良好。她的事迹已在十里八乡传为佳话。她说的最朴实的话就是:“老人一生辛苦不容易,咱做晚辈的现在不孝敬,等老人过世了,后悔都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