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雪红,女,现年43岁,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纸房学校校长。1991年至今扎根山区教育24年,她用爱事业、爱学生、爱学校的平凡工作诠释着一个普通人民教师对教育事业的热爱。

  爱事业,就要有坚韧的毅力和执着的信心

  有人把教书当作一种谋生的职业,有人把教书当作一种奉献的事业,她崇尚并且选择后者的观点。因为在她的心目中,教学和课堂就是她灵魂的栖息地,没有了学生,没有了课堂,她的心就好象被掏空一样。2002 年8月,高龄怀孕的她剖腹产生下了女儿,本来按照政策应该休假135天,可是刚过40天,她试探着对爱人说:“我想回学校,这一个多月心里好失落呀!”爱人白了她一眼,生气地走开了。她知道爱人心疼自己,可是她代着初二和初三的物理课,在这个语文、数学老师都极缺的学校,物理老师请假就意味着学生不能上物理课。没有人能顶她的班,那100多个学生还在等着她上课呢!如果她休够产假,学生们只能眼巴巴的盼望老师而停止物理课呀!于是她软缠硬磨希望爱人能够同意。爱人看着她整天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勉强答应了她,并告戒她千万不能上课!那一天,她的心情豁然开朗,就这样,她“狠心”地给40 天的女儿断了奶,把她扔在离自己学校70多里路的婆家,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了学校。老师们都用惊诧的眼神看着她,笑着说:“你疯了,这么不珍惜自己。”也有人说她爱出风头。听到这些关心和猜疑的话语,她只是淡然一笑。她自己清楚她什么都不图。回到学校的她把丈夫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立刻上课。动完手术的身体并没有因为她的固执和坚强而支持她,好几次她昏倒在教室,好几次都让学生哭着抬回了宿舍,“老师,你再不能这样了,我们自学吧!”学生们大声呼唤着。但在打完点滴后,她又走进了教室。这时候,学生忙给她搬来了椅子,端来了开水。由于伤口还没有痊愈,学生们搀着她上下讲台,“老师,你休息一会再讲吧,”“老师,我们不会捣乱的,你放心吧”几个平时很调皮的学生这时都这样对她说,看着这些可爱懂事的山里孩子,她又重新精神焕发投入到教学中去。

  “学校好象只有你一个人!”母亲经常这样责怪她。她理解母亲的心,她是心疼自己的女儿。自从走进学校以后,她的女儿好象和她隔的很远很远。24年如一日,很少有节假日,从未因私事请过一天假。为了挚爱着的事业,她冷落了家庭,疏远了孩子,由于两周休一次假,有时要值班,有时要补课,所以一、两个月才能回家看一次孩子,迫不及待跨进家门的她多么希望把女儿那幼小温热的身体紧紧地搂住来倾诉她压抑已久的思念和期盼,多么希望看到她的女儿也象别的孩子一样对母亲的那种依恋和亲热,可是此时孩子却总是躲在奶奶的身后怯生生地看着她,都四岁多的女儿怎么也不肯走到她跟前叫她一声妈妈。如今女儿经常一本正经的问爸爸:“我为什么很少看到妈妈,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每次她回家,孩子都炫耀般对和她玩的小朋友说:“你们看,我有妈妈,这就是我妈妈”。她9岁的女儿在作文《给妈妈的一封信中》这样写到:“如果人生能够真的像一场戏该多好呀,那么我的角色就能和山区孩子的角色互换一下,我就能得到您的关怀,天天都能见到您,看见您灿烂的微笑。因为放假您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只能看见您忙碌的身影。如果听说您可以带我出去玩,妈妈,你知道我又多么高兴吗,可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等到那一刻……”读着女儿这封信的时候,做为女人更是母亲的冯雪红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

  山区恶劣的自然条件使很多人望而却步,冬天,凛冽的寒风吹到脸上就象刀割一样,一天能晒到太阳的时间不到四个小时;夏天,突如其来的泥石流迫使交通中断的现象几乎年年都有。由于离县城比较远,采买很不方便,老师和学生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吃的是便于储存的土豆和大白菜,生活的艰苦是很多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她曾经有多次机会可以离开,由于物理教师相对欠缺,有的学校的领导亲自找到她。亲戚朋友看到她两地奔波辛苦的样子也都积极着手给她办理调动,关系的好的同事也曾劝她:趁现在还年轻快点离开,那个地方是干不出啥名堂的。她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她好,也曾动摇过。可是培养一个能够承担起工作的物理老师起码需要两年,而这两年就要耽搁三届学生呢。她舍不得这些她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学生们,最终还是在好多人的不解中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和这些山里孩子一呆就是24年。

  爱学生,就要化作春泥更护花

  别林斯基说过,“教育的全部奥秘在于关爱。”她们学校十天休息一次,学生大部分来自五,六十里路远的沟沟岔岔,食宿在校,学生的日常生活就全靠老师,于是她的宿舍就成了学生的开水房,煎药房。初三假期补课,为了不影响学生上课,她就成了他们的炊事员,买菜,劈柴,烧火,做饭。学前班有单亲家庭的兄弟两个,一个弱智、一个年龄太小,生活不能自理,给自己孩子都很少洗衣服的她经常给这两个兄弟洗脸洗头洗衣服,洗完那沾满粪便的衣服让她一整天都吃不下饭。两个还不谙世事的孩子见到她总是傻傻地笑,缠着她不愿离开。

  现在已经是参加工作的大学生胡瑞同学说,如果没有冯老师的关爱,他早就辍学了。胡瑞父亲多病,靠母亲给别人做饭来贴补家用,开学报到好长时间了,班主任老师告诉冯雪红老师胡瑞还没有来报到。听到这个消息,她心急如焚。9月6日上午,她独自赶往胡瑞的家。胡瑞家离学校三十里路,下了车还要走七八里的山路,刚下过雨的路面还有些泥泞,平常不太走路的她走了不远就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崎岖的小路越来越难走,一不小心,她的脚下打滑,鞋被撕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怎么也穿不到脚上来。她茫然了,回学校吧,她的任务没有完成;继续走吧,这只光脚丫如何走完这剩下的七八里路呢。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不想让这个可怜孩子的前途断送在她的一时软弱里。她手里提着鞋,光着一只脚,一瘸一拐地艰难向前挪去。等走到胡瑞家时已经中午了。胡瑞的母亲拉着她的手哭着说:“老师呀,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好前程!何况胡瑞是那样的懂事好学。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呀。你看他爸还在床上躺着,等钱治病呢,我这个做妈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供养不起,我的脸上无光呀。”说完号啕大哭。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看着这位悲痛欲绝的母亲,冯雪红对她说:“姨,胡瑞的上学问题你不要管,把他就交给我吧。”于是她拉着胡瑞回到了学校,替他交了所有费用。为了省钱,胡瑞经常自己带着干馍和家里的浆水菜、土豆丝,喝着水就着吃。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每当她自己改善伙食的时候,总是把他叫来一块吃。她经常鼓励胡瑞,怕他因自己贫困而自卑,给他讲做人的道理。参加中考的前一天,她背过别的学生给胡瑞50块钱,让他考试期间加强营养。胡瑞也很争气,2003年以优异成绩考上一所重点中学。开学的那一天,胡瑞的妈妈拿着山里的土特产和50元钱再次拉着她泪流满面:“冯老师呀,你我非亲非故,你却把胡瑞当作自己的亲弟弟,胡瑞有那么多亲哥亲姐又能怎样,你就是他最亲的人。”24来连她也记不清为多少学生买了资料、添了衣物。

  09年学校有一个班,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的孩子居多,班上的纪律让很多老师头疼,为了让每一个学生有健康的心理,能健康成长,冯老师付出了很大的心血。从去年开始,她一直坚持用书信的方式和学生沟通,走进学生的心里,从而找准问题的症结,对症下药。35个人的信中,有的同学说的是心里话,有的同学是在应付老师,但不管是那种情况,冯老师总是认认真真地给每一位同学回每一封信,以长辈、朋友、父母的角色滋润着孩子们的心灵。特别是最后的署名:你的朋友冯雪红。朋友这两个字一下子拉近了和学生之间的距离。付冬梅同学是一个留守少女,处在叛逆期的她由乖乖女变成了小太妹,任性,暴躁,不想学习。得知情况后,冯老师及时家访,用情用心地给她写信,把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聊天、谈心。经过几个月的工作,乖乖女又回来了。高萌,单亲家庭的孩子,抱怨父母,桀骜不驯,曾经还有过轻生的念头,也是让冯老师用一颗慈母之心融化了她心里的坚冰。学生江平给自己远方父母写信说:“我有你一个远方的妈妈,还有一个在身边的校长妈妈……,我想和你商量点事,希望你能同意,请您答应我,让我叫冯老师一声“妈妈——”。今年,冯老师又出资了五千元建立了“户县纸房学校红烛教育基金”,为留守儿童之家购置了电脑、安装了亲情电话、配备了活动器材,并亲自担任留守儿童的代理家长,定期和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在“悄悄话吧”谈心,在“亲子活动室”做游戏,给这些远离亲人的孩子们以父母般的关爱。教师节,学生们给她的贺卡中充满深情地写到“冯老师,能成为您的学生是我们这些山里孩子天大的幸运。”

  爱学校,就要凝聚众人之力,就要做报春的梅花

  由于她们学校是户县唯一一所山区学校,偏僻的地理位置使很多人望而生畏,多年来教师以在这个学校工作为耻,走马灯似的频繁更换,教育教学质量一直处全县后列。家长的无理取闹、社会上个别人对山区教师的歧视深深刺痛着她。她经常对老师们这样说:“她们不应该因地域的差别而放弃自己的追求,自甘落后,她们都很年轻,要实现自己的价值,要展现她们的风采,要被别人认可,就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心血。”对教师这样说,她自己先坚持这样做。在家是父母娇惯爱人宠着的她在这个女性占百分之八十的小学校里却象是撑着一片天的男人。挖土搬石,装车卸车,检修电路这些男子汉们干的活往往有她的身影。前年暑假,户县教育局在她校举办校长培训会,为了保证把几百人的后勤工作能够做好,需要很多服务人员,可是在放假期间没有人愿意干,叫来了几个教师都因为太累请假离开了,后勤服务的重任就落在了她的肩上。为了节省开支,她没有雇佣专车,而是尽量去挤公共汽车。那一手一个菜袋子在街上艰难行走的她,那爬上车顶装车卸车的她,那满脸灰尘和汗水的她,怎么看也不象一个教师,却更象一个小菜贩。平常就有晕车毛病的她,回到学校躺在床上就象散了架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可是她稍做休息就不得不爬起来去打扫卫生,去食堂安排每顿的饭菜,一整天下来她的脚肿得连鞋都穿不进去,只能穿着拖鞋继续坚持工作。04夏天的一个星期天,偌大的校园只有她一个人在值班,凌晨2点钟左右,突然狂风暴雨呼啸而来,教室窗户的玻璃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发出刺耳的响声,她多少有些害怕,但还是壮了壮胆,还是冒着倾盆大雨冲进了漆黑的夜里去检查教室的门窗,去捅低洼地段教师宿舍门前的下水道,回到宿舍已经3点多了,学校围墙外面那暴涨的涝河水狂吼着,仿佛要把整个校园吞没,这时浑身湿透的她才感到胆颤心惊,感到那样的孤独和无助,那一夜她没有合眼,流着泪,拥着被子一直坐到了天亮,也就在那一夜她忘记了自己是女人的特殊时期因淋雨而落下至今不能痊愈的病根。去年冬天,学校师生用上了梦寐以求的空调,因线路负荷原因,空调不能一起使用,只能分段分时。她对大家说:“你们都好好休息,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晚上八点到午夜一点,一楼到三楼,在滴水成冰的山里,在大家都已经进入了香甜梦乡的深夜,为了让师生们感到暖和、睡得安稳,她每隔一小时就要去更换开关。多年来她已经成了习惯,在学校,最脏最累的活都是自己带头干,打扫厕所,捅下水道,冒大雨爬上房顶修理水管。其实并不是这些活离了她就没人干,她只是想让这些年轻的教师们能够感受到一种责任和奋发向上的力量。在教学工作上,冯雪红老师也浑身是拼劲。承担物理教学工作后,她悉心钻研,研究学生学习物理的心理,把物理知识编成易于记诵的口诀,极大的提高了物理教学效率,她教的物理课也成为全县的品牌课,成绩一直处于全县前列,她的多篇教学论文在教研刊物上发表。

  2006年她们学校被西安市教育局确立为山区定点规划寄宿制学校,寄宿制是一个全新的办学模式,寄宿制管理对她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面对翻天覆地变化的校园,她始终心怀感恩,不等,不靠,不要,积极探索、创新工作,利用网络培训等多种途径认真学习有关知识,从校园文化的角角落落到宿舍布置的点点滴滴,从学生的一食一餐到学生的一动一跳,无不渗透着她和全体教师的心血,悉心打造寄宿制管理的品牌成了她和全体教师奋斗的目标。几年来,“在工作中学,在学中工作”逐步形成了 “八员四化两活动”的寄宿制管理模式,被誉为“冯雪红模式”在全西安市寄宿制学校中推广。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也不知多少个礼拜天没有休息,一本从教师、校长、学生三个层面共同指导的校本读本《寄宿学生成长指南》和《寄宿制管理制度汇编》,在她的主持下,精心编定提纲要领和十几位教师共同参与整理,并在全市印发,她的《做寄宿学生健康成长的护航人》等多篇论文在教育刊物上发表并交流,在寄宿制管理中又先走一步,受到市县级领导的肯定与支持,国家省市县级领导的光临指导,外省外县兄弟单位的参观调研,各种奖项的获得充分肯定了她寄宿制管理中所取得的成果。在她的带动下,她们这个平凡的集体,硬是把一个山区小校办成西安教育的一道亮丽风景。她个人的事迹也在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报、陕西教育、陕西省广播电台、西安日报、西安电视台等多家媒体进行报道。她先后荣获县优秀教师、县先进教育工作者、西安市模范教师、西安市十大杰出女性、西安市年度教育人物、“红烛大使”、陕西师德标兵,感动陕西教育人物,陕西省三八红旗手,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教育系统巾帼建功标兵,全国杰出中青年教师、全国第二届教育改革创新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2009年教师节前夕,作为陕西省的代表出席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模范教师表彰大会,受到了胡锦涛、温家宝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这就是冯雪红,一个平凡的女子,一个普通的山区女教师,却用毕生的心血书写着自己对教育事业的无比忠诚,用无私的奉献和赤诚的爱心开创山区教育辉煌灿烂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