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本想着包上两盘饺子,再炒上几个家常小菜,刚刚好。

而老妈的能干程度总是出乎想像,比如说,饺子还要包上两个馅。


一个茄子肉馅,一个玉米肉馅,任君选择。

于是一个软绵一个嚼劲,总有一款适合你。


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然后老妈在欢快的包完饺子之后,对于“包”的事业完全停不下来。
于是又兴致勃勃的包出新花样,包了一盘烧卖出来。

既然是烧卖,总是要跟饺子做些区别的。
于是在玉米肉馅的基础上,加点虾仁点缀,齐活了。

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包完烧卖,老妈既然保留着对“包”的事业的积极探索。

于是,老妈又手脚麻利张罗着包起了云吞。


也许是由于我对炸云吞的念念不忘,所以,我们又多了一道“炸云吞”。

只是基于原来两盘饺子的设想,现在我们多了烧卖和炸云吞。



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所谓“无鸡不成宴”,虽然不做什么大餐,但是鸡总是不能少的。

于是,一道简简单单的家常菜“炸鸡翅”华丽登场。


平淡生活的仪式感,一次普通家宴的小确幸



对于我家来讲,炸鸡翅算是一个很深的执念。

它的源远流长在于,几乎我家每年的年夜饭都有这一道名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