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白-东江社区

  对于未知、未达的地方、美食,总是饶有兴致的,无外乎,眼镜、胃里的馋虫时时发作而已。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确实,即使是同样的食材,不同的经纬度种出来也不同,烹饪方法上更可能存有千差万别。

  记忆中,去地派吃过一次终生难忘的苋菜。地派也是客家地区,苋菜本身倒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煮法却跟我从小到大吃的做法不一样。平时遇到的苋菜,白苋菜或者红苋菜,都是煮得软绵,粘连在一起难分难解,一筷子下去夹出一泼来,不用咬几下便嚼烂了。地派的苋菜是水煮法,端上来的时候一大盆水中一大把苋菜在其中,汤水青菜分明。夹起一颗菜,却如生菜时精神抖擞,枝叶分明,吃进嘴里去口感如未煮一般,初食无趣且嫌弃,再食却咀嚼有味,以至于后来每每我总想念那种味道,却如何烹不出那时的味道。

  再如这个酸菜焖小肠。酸菜我的忠信老家是出了名的,把刚从地里拔出来的圆梗芥菜洗净晒干,放在地堂上晒蔫,然后用粗盐搓出绿色的菜汁,反复揉搓直至菜摊成一摊,再无生气,然后放至大缸中腌制。数日数月之后,清酸而爽口的酸菜便成了,酸菜炒猪肠、酸菜焖鱼都是忠信名菜。

  这个酸菜焖小肠是在杨村显村一家小饭店吃到的。酸菜不似老家的那种直接的酸爽,但带有一种阳光久晒的味道,看似老但吃起来不老,别有味道。小肠焖地软绵,跟酸菜的味道中和,咸香而不腻。坦白说,我一个人可以干掉那一整盘~~~

  乡间的焖猪肉总是特别香,跟家里做的,酒店做的完全不一样,特别有香气,特别有镬气,特别接地气,跟食材有关系,或也跟乡间有关系吧。

  

锦白-东江社区

锦白-东江社区

锦白-东江社区

锦白-东江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