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这些勋章见证了苏伟诚老战士的丰功伟绩。

  上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略中国,在民族危难之际,国共两党再次携手,开始了全民抗战。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江英雄儿女孤悬敌后,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民族尊严。

  1943年12月2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作为敌后抗日游击部队在惠阳县土洋村(今深圳市)成立,东江纵队在山地、平原、城市、海上深入开展游击战争和营救行动,牵制了大量的日军,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家住市区南坛97岁的苏伟诚,就是东江纵队的其中一员。

  近日,为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年近百岁的苏伟诚在惠州市“两纵”老战士联谊会上发表感言,自豪地说起自己数十年的戎马生涯和走过的红色足迹。这位参加过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老兵,回望峥嵘岁月,心潮澎湃;作为革命时代的见证人,他感慨风云激荡。

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年轻时的苏伟诚。(翻 拍)

  人物名片

  苏伟诚

  1920年出生,大亚湾澳头人。1944年5月加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以下简称“东江纵队”),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济南战役、渡江战役、淮海战役、解放大西南等战役战斗)及抗美援朝战争。

  转业后,先后在当时的惠州市化工局、惠州市基建局工作,后转入惠州市建委(现惠州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秘书科工作。

  多位亲人被凶残的日军打伤捅死

  苏伟诚腰杆笔直,神采奕奕,说话铿锵有力。虽已97岁高龄,记者仍然能感受到他身上军人的浩然正气。

  苏伟诚是大亚湾澳头妈庙村人,曾在村里的光亚学校读小学。他的平静生活,随着1938年日军在大亚湾登陆而被打破。那一年,为躲避日军的侵犯,苏伟诚背井离乡,和几名乡亲一起逃难到香港,当时他18岁。日军走后,1941年底,苏伟诚返回了家乡。1942年,日军第二次在大亚湾登陆,这次苏伟诚没有逃难走掉,而是留在了家乡。也就是那次,苏伟诚见识到了日军的凶残,这也给他留下一生最为悲痛的记忆,激起了他的愤怒情绪,“日军杀害了我家好几口人,我是带着仇恨上战场的。”

  当时,日军登陆后,其陆军部队来到了妈庙村,实行 “三光”政策。苏伟诚和乡亲们赶紧往远离海岸线的深山逃去。苏伟诚的大哥在逃离路上遇到日军,被他们打成重伤,没多久便去世了。“扁担都打断了,浑身是伤。”虽然75年过去了,苏伟诚说起亲人被害的事,依旧非常伤感。二嫂在逃往深山的路上也被日军发现,被日军侮辱;三哥的腿部被日本鬼子用枪打中,虽然捡回一条命,但落下了终身残疾;他的两位叔叔、两位堂兄弟,都是在家里被日军抓到学校的操场上,被刺刀活活捅死;不仅如此,日军连8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苏伟诚的大伯站在家门口,因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也不晓得情况,鬼子走过来不由分说就开打……如今,97岁高龄的苏伟诚回忆起过去,心痛难已,声音哽咽了。他抹着眼泪说:“日军走后,我和乡亲偷偷回到村里,回去的路上看到尸横遍野,地上的血洗都洗不干净,那是我的族人啊!”

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1947年,苏伟诚(中)在石家庄战役中和战友测绘前沿阵地,观察敌情。(翻 拍)

  加入东江纵队,伏击日军杀死杀伤10多人

  面对日军罄竹难书的暴行,苏伟诚异常愤慨。从那时起,从军入伍打日本鬼子的念头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他了解到东江纵队是打日军的敌后游击队,便想方设法取得联系。1944年初,苏伟诚在没有告诉父母的情况下,经人介绍加入了东江纵队,成为第七支队第一大队一班班长。

  1944年11月,日军第3次进犯大亚湾。“机会来了!”此时已经参军的苏伟诚因为对周边地形熟悉而被委以重任,他当向导带领大队成员在淡水、澳头一带伏击日军。

  第一、第二次伏击日军没有成功。很快,东江纵队进行第3次伏击。苏伟诚记得第3次设伏的那天,游击队接到线索,称有一支日军小分队到霞涌抢完粮食准备返回澳头。大队长立马带着苏伟诚等10多名队员前往设伏阻击。

  经过实地勘察,在日军必经之路上,有一处距离公路约30米左右的山坡下方,其地势低洼、荒草丛生,这正是埋伏的好地点。苏伟诚把伏击点设在了这里,负责爆破的战士将炸药埋在路旁,众人埋伏好后,静等日军经过。几个小时后,苏伟诚看见一支日军小分队扛着搜刮来的粮食向伏击点走来。正在这时,相反方向又出现3个骑着马的日本官兵。这3个日本官兵戴着白手套,腰间挎着东洋刀,一看就是职位不低的军官。

  “先打军官!”游击队队员们立马会意。待3个日本军官经过炸药埋伏地,爆破兵一拉导火索,“轰隆”一声巨响,3个日本军官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日军小分队仓皇而逃。趁着硝烟还未散去,苏伟诚和战友们顾不上生死,跳出伏击点端枪集中火力扫射,打死打伤日军10多人。苏伟诚说:“那场战斗打得实在痛快,我们土枪土炮的,人数上也没有优势,但因为伏击地点和时机选择得好,打得日本鬼子丢盔弃甲。”

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1949年,参加渡江战役后,苏伟诚(中)和战友合影。(翻 拍)

  参加鲁南战役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后成为炮兵

  伏击日军后,1945年3月,苏伟诚到东纵军政干校学习。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然而,战争并未从此结束。1946年,苏伟诚跟随东江纵队主力奉命北撤。经过5天5夜的艰难航行,到达山东烟台。同年9月,他被调至华东军区军政大学学习。不久,部队筹建炮兵,他又被分配到炮兵观察队,专门学习有关炮兵测量、计算射击等知识。随着国共关系的恶化,解放战争开始了。苏伟诚的身影又出现在战场上。

  在苏伟诚的家里,保留着两张有特别意义的照片。“这是1947年11月攻打石家庄时拍的照片。当时是在战场,我们炮兵团正在观察敌情。”这张在战场上的照片有3位军人,一人在记录,中间的苏伟诚站立着观察敌情,一人在看仪器进行测量,为战斗前做准备。

  苏伟诚成为炮兵是在1947年。那年1月,他参加了鲁南战役,在枣庄市,消灭敌人两个师,缴获了国民党军大量武器装备,有汽车1000多辆、坦克60多辆,还有当时比较先进的美式榴弹炮48门、炮弹1000多发。华东军区建立了一个炮兵团,曾经学习有关炮兵测量、计算射击等知识的苏伟诚,来到了炮兵团,正式开始他的炮兵生涯。

  淮海战役打了两个多月,消灭5个兵团

  作为炮兵,苏伟诚还参加了淮海战役。当时在华东军团某炮兵团担任排长的他,奉命为进攻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3大战役之一,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

  “淮海战役,从1948年11月6日开始,一直打到1949年1月10日,整整打了两个多月。我们是60万土枪土炮的军队,打国民党80万洋枪洋炮军队,最后消灭他们5个兵团。”苏伟诚感慨道。

  参加淮海战役时,苏伟诚说,当时一个连有4门炮,一个排有两门榴弹炮,两个多月时间天天都在战场上打仗。只要接到命令,方位多少,高度多少,就开始打炮。双方展开了一场拉锯战,战士们吃喝都在战场上,当听到炮火支援的命令时就开炮。“饭都是后方做好送过来的,基本上都是吃窝窝头。当时是寒冬季节,还不时下雪。窝窝头又冷又硬,只能慢慢地啃。吃到一半,接到命令要开炮,立马放下窝窝头执行命令。”苏伟诚说,当时战场上的生活很艰苦,但战士们热情高涨、斗志昂扬。

  淮海战役胜利后,苏伟诚接到一个任务,送12门榴弹炮到刘邓大军处。苏伟诚带着9名战士执行任务,榴弹炮送到后,苏伟诚被留了下来,当上刘邓大军炮兵团的排长,后来又当上了观察队长。

老战士苏伟诚忆戎马生涯: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_今日惠州网

苏伟诚老人看着一张张照片,讲述自己的戎马生涯。

  两天完成江南6个目标测量任务

  苏伟诚保存的另外一张珍贵照片,是他和另外两位战友与一门炮的合影。照片上写着:“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开始炮击 渡江胜利后我炮兵团进入南京飞机场时 苏伟诚(中)和战友合影。”这是参加渡江战役后,苏伟诚与“老伙计”榴弹炮的合影。

  渡江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的战役。渡江战役期间,苏伟诚是某炮兵团观察队队长。为掩护步兵突破长江天险,他率领一名观察兵,仅用两天时间便完成了江南6个目标的测量任务,准确计算测量出对岸敌军目标具体方位。

  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总前委的 《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先后发起渡江。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在西起湖口、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迅速突破国民党军的江防,占领贵池、铜陵、芜湖和常州、江阴、镇江等城,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我们的炮火连续打了40分钟后,解放军就开始渡江了。”苏伟诚说,当时部队没有船,渡江时全靠老百姓的船。炮击任务完成后,苏伟诚所在的炮兵团也随即乘船渡江,进攻南京。

  同年4月23日,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了南京,南京政府垮台。攻下南京府后的第二天,苏伟诚与自己的“老伙计”榴弹炮,来了一个合影。“革命成功,榴弹炮有很大功劳。”苏伟诚所在的炮兵部队,先后参加石家庄、临朐、南麻、济南、淮海、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南等战役战斗。

  两次受命义无反顾开赴朝鲜战场

  当历史的刻度迈入了新中国,苏伟诚的戎马生涯却并未结束。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经过5大战役后,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为了给战场补充新生力量,中央军委决定派出营、团、师三级干部轮番赴朝参战。这时,苏伟诚随炮兵第8师47团赴朝作战。跟随他多年的榴弹炮和他一同跨过鸭绿江,来到了朝鲜战场。

  “由于志愿军的武装设备没有优势,敌人依仗优势的飞机、火炮,每一次战斗都以飞机、坦克作掩护,并对志愿军阵地进行疯狂轰炸,我们的炮兵阵地常常遭到极其惨烈的轰炸,许多战友牺牲在炮兵营阵地上。”苏伟诚说,许多志愿军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他虽然作为幸存者于1953年春随部队回了国,但始终没有忘记那些年牺牲的战友们。

  1953年,在部队领导的引荐和撮合下,苏伟诚与在炮兵支队当卫生员的林紫琴结为伉俪。新婚不久,苏伟诚再次受命开赴朝鲜战场。1956年11月,因战事停息,部队入朝后主要是训练,并帮助朝鲜重新建设,帮助老百姓重建家园,恢复和发展生产。两年后,朝鲜局势稳定,他才跟随志愿军司令部最后撤出朝鲜回国。1964年8月,苏伟诚和林紫琴转业回到惠州生活至今。

  虽然已远离血与火的战场,享受了数十年平静的生活,但苏伟诚不会忘记战争的硝烟,他认为,自己应该把这一切告诉更多出生在和平年代的后来人,这是一种责任。

  本版文/图 本报记者朱如丹陈 澄 实习生叶 蕾

  统筹 本报记者朱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