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泔溪村石头坑这座百年老宅便是朱远平旧居。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土地革命战争进入低潮时期的1933年,白色恐怖始终笼罩着东江大地,而中国共产党的红色种子,却隐蔽在民间的土地上期盼阳光。惠东县高潭镇泔溪乡(现为泔溪村),5名党员隐蔽在牛栏窝,在鸡公髻的深山烧炭采山货为生,坚定革命信仰,支部不散,坚毅斗争,4次外出寻找党组织未果,深山里坚持了6年才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近日,记者走进了泔溪村。

  交通要道泔溪乡是革命的热土

  泔溪,离高潭圩镇有12公里。这里有一条小河自东向西注入白盆珠水库,村里人称之为泔溪河。在白盆珠水库尚未修建时,泔溪河,可以直接连通西枝江。泔溪河边,修建有一个码头,是外地货物运往高潭等山区的水运主要通道,也是高潭通往外地的战略要地。

  泔溪周边山高林密,很早就是一个革命战斗堡垒。受高潭革命浪潮的影响,1923年泔溪乡成立了农会。1926年,成立了党小组,后成立了党支部。1927年11月15日,泔溪乡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1928年3月开始,国民党军队重兵压境,对高潭苏区进行围剿,实行白色恐怖。至1933年,原本有17人的泔溪乡党支部,因党员牺牲或失去联系,仅剩5名党员。他们以牛栏窝村的大山为据点,不畏牺牲,支部成为坚定的战斗堡垒,坚持斗争,继续进行秘密活动。

  这5名党员中其中一位名叫朱远平,他的故居就在今泔溪村一个叫石头坑的村子里。

  石头坑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山窝,当年只有一条山路出入。近日,记者乘坐的车子在盘山公路上起伏盘绕,来到半山腰一处林木繁茂之地,停在一座两进的砖瓦房前,这就是朱远平的故居。“这房子有100年历史了,还曾经被反动武装民团、日军和国民党烧了3次,前面这部分是后来重修的。”朱远平的小儿子朱荫说。

  由于地方比较隐蔽,朱远平老宅门前空地,还曾经是农军训练的地方。房屋旁的一个小山包,是哨兵的放哨点。“这一间房屋是我父亲住的。”朱荫说,因为父亲是共产党员,敌军还烧过他家的房子,被烧的痕迹至今还在。朱荫1946年出生在这座老宅里,在他的印象中,父亲经常不在家,他只是偶尔在夜间见一见父亲,睡醒一觉,父亲又走了。在他6岁多时,父亲倒是常在家,但常卧床不起,要家人抬着去镇上看病。母亲说,父亲是旧伤复发,是在海丰参加战争时受的伤。1953年,朱远平去世。

  逐渐懂事的朱荫后来才知道父亲是一名地下工作者。他常从母亲口中听到父亲的故事,也慢慢地了解到父亲艰苦的地下工作和精神上的富足。

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朱正光的女儿朱银抚摸着父亲的照片回忆父亲的革命故事。

  离开陈炯明部队回乡参加革命

  1903年出生的朱远平,生长在一个颇有革命战争传统的家庭。朱远平的父亲朱云石早在清朝末年是高潭反清秘密民间组织“三点会”的领导人之一。1907年,朱云石响应孙中山号召,参加惠州七女湖起义,而后成为泔溪乡农会副会长。

  1922年,19岁的朱远平参加了陈炯明部队,学到不少军事知识。1923年10月,朱远平所在部队回驻海丰,他目睹了彭湃点燃的农民运动烈火已燃遍海陆惠紫大地。他从海丰逃离陈炯明部队,回到老家泔溪牛栏窝。

  朱远平回到家乡时,泔溪的农民运动如火如荼,已成立了乡农会,组建起乡农会武装队伍——农民自卫队。经乡农会讨论决定,朱远平担任乡农民自卫队队长兼教练,钟旺任副队长。1927年2月,由钟乃水、钟金娘介绍,朱远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泔溪乡有了17名党员,成立党支部,钟乃水为支部书记,朱远平为组织委员,钟伟强为宣传委员。

  四角楼阻击战掩护百余群众撤离

  作为高潭通往外地的交通要道,泔溪注定是不平静的。

  1927年农历三月中旬,朱远平率领农民自卫军击退袭击泔溪乡石街窝哨所的新庵马子光反动民团。农历四月初,惠阳县的48个反动地主武装,号称“四十八团”共2000余众,分3路进犯高潭。泔溪乡农民自卫军负责阻击由新庵进犯的敌人,朱远平和钟旺率全乡农民自卫军在墩头四角楼阻击以陈伯齐为头目的团匪。经过激烈的战斗,终于把团匪击退。

  1927年11月11日,高潭区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15日,泔溪乡亦成立了乡级苏维埃政府,钟乃水成为泔溪乡苏维埃政府主席,钟旺任泔溪乡赤卫队队长,朱远平任副队长兼任教练。

  1928年3月,广东境内国民党反动军阀纠集重兵,在地方上反动地主武装民团的配合下,分兵数路对海陆惠紫边区根据地进行围剿。朱远平、钟旺率领赤卫队据守墩头四角楼迎击敌人。

  当时赤卫队30多人仅有两门土炮,其余都是粉枪,与配备有迫击炮的陆满团正规部队激战了一天一夜,毙伤敌人40多人。第二天夜晚,赤卫队利用夜色,掩护百余群众撤上后山。赤卫队在佛子坳(泔溪出高潭的隘口)还与国民党打了一仗,之后,赤卫队撤至水口与其他农军主力汇合,随后退守中洞。泔溪被占领后,敌人残酷地实行“三光”政策,全乡被杀害、失踪、饿死的就300多人,绝户有13户,全村房屋绝大部分被烧毁。

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为了让更多人铭记这段历史,高潭镇政府将在石头坑修建纪念公园。(翻拍)

  敌人围剿泔溪乡,党员转入地下顽强斗争

  随着国民党的不断围剿,高潭革命趋向低潮,钟乃水、朱远平、钟继清(朱远平妻)、朱云石、钟旺、钟蔚强、钟观金等奉命随高潭区苏维埃政权转移到杨梅水、中洞一带活动。

  为了解情况和解决给养,朱远平和钟乃水经常在深夜从中洞潜回泔溪,与坚守在泔溪乡的党员朱正光、钟金娘、钟李仁联系,取回泔溪乡党支部筹措支援的粮款,并互换情报,传达上级指示。

  1931年4月,调任到高潭区苏维埃机关当司务长兼任泔溪乡党支部书记的钟乃水不幸牺牲,朱远平接任泔溪乡党支部书记。8月,高潭区苏维埃主席谢锡灵被捕杀,朱远平接任高潭区苏维埃主席,兼任泔溪乡党支部书记。

  1933年,国民党反动派再次大举围剿高潭苏区。此后,革命再次转入低潮。高潭区苏维埃政府被逼停止了全部活动,全体党员四处分散隐蔽。朱远平、钟继清、朱云石、钟蔚强奉命潜回家乡泔溪转入地下活动。同年夏天,泔溪乡党支部17名党员中,6名党员牺牲,6名出走他乡失去联系,以朱远平为支部书记的泔溪乡党支部党员计有:朱正光(即朱娘招)、钟蔚强、钟金娘、钟李仁等5人,因此被称为“五人支部”。“五人支部”组织不散,以牛栏窝为据点,秘密进行党组织的活动。

  “听我妈说,当时很艰难,国民党和反动民团经常到我家抓人。我妈都不敢在家过夜,而是跑到后山一棵大树下过夜。”朱荫说,老宅后山树木葱茏,连绵不断。他母亲到了晚上,就拿一张草席到后山一棵大树下,靠着树干睡觉。一旦听到山下有动静,就赶紧往深山转移。

  连续4年4次外出寻找上级党组织未果

  形势十分险恶,“五人支部”与上级党组织完全失去联系。为了保存革命力量,5位党员隐蔽在牛栏窝,等待时机与上级取得联系。

  今年80岁的朱银是朱正光的女儿,接受采访时,她抚摸着一本纪念册上父亲的照片轻声说,父亲94岁去世,幸运的是,他看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这一天。

  小时候朱银经常听父亲讲述在牛栏窝鸡公髻发生的故事。

  当时5位党员住在山寮(一种临时搭建的草棚)里,到鸡公髻的深山烧炭采山货,交由一直没有暴露党员身份的朱正光和朱远平的亲属,挑到外面出售,换回食物暗中送到山里。在十分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五人支部”的同志互相鼓励,坚定信念,坚持斗争。

  这些活动经历,朱正光都写了下来。他在回忆录中写到:直至1934年3月,他们仍然没有上级党组织的半点消息。此时,他们达成一致共识,决定主动寻找。

  朱远平以寻找工作为借口,秘密前往淡水、香港一带寻找上级党组织。时至8月,始终未能与上级党组织联系上,只好折回。1935年7月,朱远平又秘密地前往揭西、陆丰的河婆、河田一带寻找上级党组织,结果还是没有头绪,9月折回。1936年4月,朱远平再一次去香港,7月折回。1937年9月,朱远平再次前往河婆、河田等地,12月折回。连续将近4年时间,朱远平4次外出寻找上级党组织没有搭上线。但泔溪支部的党员们在朱远平的领导下,没有灰心气馁,更没有退却,常常一起回忆革命斗争中的日日夜夜,互相鼓励,决心永不叛党,坚持到革命最后的胜利。

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朱远平。(翻拍)

  坚持6年盼来曙光,恢复活动

  在5位党员中,朱正光是比较特殊的一位。他虽然早在1926年已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一直没有暴露身份。

  朱正光在回忆录里写到:泔溪乡党小组在1926年10月成立,同月的一天,黄星南和钟乃水与我相约,告诉我他们已请示区委批准,从今天起我便是中国共产党员了。当时黄星南拿起一块红瓦片,在墙上画了镰刀和斧头告诉我说这是代表工农,是党的旗帜,然后叫我举起右手,跟着他宣誓。“要为人民为革命为党牺牲一切,用生命保守党的秘密,一直斗争到胜利”这句话,朱正光铭记了一生。

  在这场宣誓中,朱正光也获得了与组织上单线联系的任务。当时朱正光是党组织的交通员,负责信息的传递,除了行动需要隐蔽外,还不能暴露自己是共产党员的身份。

  1939年秋,上级党组织派黄育光到高潭进行秘密恢复和发展党组织,朱远平才与上级党组织联系上。此后,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朱远平带领泔溪乡党支部的党员,遵照高潭区委的指示,恢复了党组织的地下活动。

  村子将建纪念公园,让后人铭记革命历史

  与党组织联系上后,战争依旧在持续着,泔溪乡的党员们,也在继续战斗。

  1940年3月,泔溪支部全体党员掩护曾生等率领东移的惠东宝抗日游击大队在战斗中失散和负伤的队员。

  1945年3月16日,朱远平接到高潭区委密令,带领支部全体党员和部分武装农民参与了黄振、蓝训材率领的抗日游击大队,在泔溪佛子坳伏击日军的战斗,把日军打得四处逃命。

  新中国成立前夕,泔溪乡组织了战勤队和救生队,筹款筹粮,迎接解放大军南下。

  1949年3月,朱远平带领泔溪的战勤队伍参加了黄友部队解放多祝的战斗……

  高潭红色革命风起云涌,泔溪乡党支部的故事亦深入人心。为了让更多的人铭记这段历史,当地政府已经决定在石头坑修建一个纪念公园。

  据泔溪村村委会主任钟佛应介绍,公园内有泔溪乡党支部5位党员的塑像,设有停车场、绿茵地等几个区域。同时,泔溪村的其他革命遗址,如墩头四角楼和佛子坳也将计划辟成红色旅游景点。为了方便游客前来参观,泔溪村接下来还会整治河道、街道,致力打造泔溪村红色小村。

  “当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高潭人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的锤炼,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喝水不忘挖井人,我们更应该铭记历史。”如今,红军战士曾经战斗过的遗址都被保存下来,钟佛应希望后人铭记这段历史,走一走这些红军走过的路,看一看中国共产党人曾战斗、工作、生活的地方,接受红色文化的熏陶。

惠东县高谭“五人支部”:四次寻组织 六年苦斗争

朱正光。(翻拍)

  人物名片

  朱远平(朱城金)(1903年~1953年)

  1923年底,加入泔溪乡农会,任乡农会农民自卫军队长兼教练;192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4月,接任泔溪乡党支部书记;8月,接任高潭区苏维埃政府主席;1933年夏~1939年秋,率泔溪乡党支部5人隐蔽在牛栏窝的山里;1939年秋,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恢复党支部活动,并继续投入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革命工作中。

  朱正光(朱娘招)(1905年~1999年)

  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1月,任泔溪乡苏维埃政府土地委员。

  钟伟强(钟木、钟蔚强)(1888年~1974年)

  192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任泔溪乡苏维埃政府秘书;1927年末,泔溪乡党支部成立,任宣传委员。

  钟李仁(1897年~1969年)

  1927年末,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3月后,任泔溪村党支部宣传干事。

  钟金娘(1905年~1957年)

  1926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

  本版文/图 本报记者朱如丹 陈 澄 实习生叶 蕾

  统筹 本报记者朱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