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臭自来水”不能成乡村饮用水之痛

  广东紫金蓝塘镇由于政府供水工程“年年只会流脏水”,近20年里,镇民几乎都靠买山泉水和打井度日。同时,居民还必须为每立方米“脏水”掏钱1.5元。县、镇两级政府的解释都是:“没钱”(6月17日《中国青年报》)。

  资料显示,我国有近3亿农村人口还在饮用不合格的水。农村饮水安全多年被写入“一号文件”,并成为历年两会上,代表委员们重点关注的话题,但还没有实现根本性的转变,类似的情况还普遍存在。当然,与庞大的需求,以及问题的复杂相比,要完全解决也并不现实。不过,按照“轻重缓急”的原则,也不应久拖不决。一方面,资金的分配存在很大的不公。在很大程度上,项目资金要靠跑送,而不是“据实而拨”,形成了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有限专项资金使用效率值得审视。2011年,在湖北省浠水县巴河镇芦花、五洲、新港等村,村民们将一个投资百余万元的抗旱灌渠部分拆毁,原因是存在明显设计缺陷,一直无法启用,成为“摆设工程”。此类消息,不乏其例。

  配套资金不到位,水质不达标,监管薄弱,管理混乱,体制不顺,都是乡村饮用水存在的普遍现象。诸如蓝塘镇,虽然争取了国家发改委的500万元专项资金,但由于地方政府没有配套,不仅使吃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且久拖之后进一步加大了成本。时下,由于乡村一级人口少,经济比较效益低,成本回收难,都降低了地方政府抓工作的积极性。在这种情况下,靠市场行为无力解决的乡村饮用水问题,更多需要政府责任托底,以及解决问题的决心。

  发臭的自来水,更多是检验着政府的道德血液。饮水安全,应当坚持“不让一个人落下”,更何况是面对3万人的蓝塘镇,以及3亿人的庞大农村。治水先治人,强化公共责任才是真正的治水之本。激活公共决策者的道德责任感,应成当务之急。        □唐伟

(编辑:金小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