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金融学院主任唐明琴:企业应提升信用管理能力

  “信用是一种资本,凭它可以获取资金和资源。”我市日前举办2017年企业服务月“企业信用风险防范”主题讲座,广东金融学院信用管理系主任、现代信用服务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唐明琴教授从党和国家重大信用建设决策、企业诚信与信用评级、企业诚信与企业信用管理等方面阐释了信用建设对企业的重要性。

  失信被执行人“处处受限”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构筑诚实守信的经济社会环境。

  “2015年,国家44部门签署联合备忘录,推出55项对‘老赖’的惩戒措施。”唐明琴说,备忘录的惩戒措施分为8大类,其中包括对失信被执行人行业准入的限制措施,例如限制成为海关认证企业,限制从事药品、食品安全行业,限制从事矿山生产、安全评价行业,限制招录(聘)其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等。

  此外,备忘录还对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及其他消费行为进行限制。例如限制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产品,限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高铁,限制住宿较高星级宾馆,限制在夜总会、高尔夫球场消费,限制购买不动产,限制在一定范围的旅游、度假,限制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健全企业信用管理体系推动企业发展

  “企业诚信是指企业作为市场中最重要的经济主体,应该在其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中坚持诚实守信,做到以诚为本、以诚兴业。”唐明琴说,在社会信用体系健全的背景下,企业诚信与否取决于企业的信用能力,企业的信用能力在信用经济条件下,取决于企业信用管理水平。

  唐明琴指出,企业信用管理的总体目标是力求企业在实现销售最大化的同时,将信用风险特别是坏账损失降到最低,使企业的利润和价值得到最大限度的提高。因此,企业要做到治理结构上的诚信、信息披露上的诚信,构建企业诚信文化。

  唐明琴说,在社会信用体系逐步健全的背景下,企业只有增强信用意识,健全企业信用管理体系,提升“驾驭”信用的能力,坚持诚信经营,树立商业品牌,才可能持续发展。本报记者戴 建 通讯员张春芳